午餐后,张娜驾车送周云凡回到江东大学中医药学院,周云凡下车时,张娜轻言细语:“周老师,我比赵玲珑更适合,可得想清楚一点。”

周云凡笑而不语,伸出左手往她的俏脸上抚摸了一下,下车骑着他那辆折叠式电动自行车,一阵风地跑了。

胡丽在原先预定的地方提前十分钟赶到,接到周云凡后,两个人飞快回到天珠19号别墅,刚刚走进客厅,就接到赵玲珑的助理小袁的电话。

周云凡接听了电话后,不得不驾驶那辆银色奥迪a8,赶往江州中心医院,推开他那间小办公室的门,小袁刚好泡好三杯参茶:“周医师,常副院长等会儿就过来。”

由于副院长常烨,贾小谊,邹虹,经常来到周云凡的这间小办公室,这里就瞩目了,医院内行的人都知道,就因为有周云凡坐镇,市中心医院才有傲世的底气。

周云凡转身,把背朝向小袁,小袁很快明白他的暗示,笑盈盈地起身,站在他背后,开始给他拿肩敲背,如今她的推拿按摩术,越来越娴熟了。

周云凡闭着眼睛享受着小袁的服务,低声说:“小袁,手里头是不是没几个零花钱了?”

小袁很聪明,笑嘻嘻地说:“我不缺零花钱,给我一万钱的午餐费,还有大把嘞。”她不贪心,只希望周云凡和赵玲珑一直这样对她好,她的生活就会处处有阳光雨露。

常副院长,贾副院长,邹副院长,一前两后,走出周云凡的那间小办公室,小袁没想到贾副院长和邹副院长也会来,急忙起身,另外泡两杯参茶。

“周医师,跑去江东大学当教授,医院里的事,也不怎么关心了,赵院长请了假,就没积极心,太势利眼了。”常副院长半真半假地说。

周云凡挠了挠头皮:“人家盛情难却,我也是被他们赶鸭子上架,被逼的哦,三位院长召见,我自然得赶过来,有什么事打电话知会一声就行了,真没必要这么麻烦。”

常副院长转头对贾小谊说:“老贾,这事还是由对周医师说,毕竟胡宗西打电话向求援。”

旗袍美女高清图片精选专辑(一)

贾小谊伸手从小袁手里接过参茶,坐在周云凡旁边:“还不是那个董小建的病,胡宗西说市人民医院,实在无能为力医治那种怪病,到现在为止,试用过多个医疗方案,没有起色。”

“老邹,也说两句话,胡宗西与的关系更熟。”贾小谊使出太极拳推手。

“不错,我同他确实是大学同学,只不过我向来同他不对付,不然的话,他怎么会给打电话。”邹虹一句话,就把事情推开,看来不想多说什么。

贾小谊只好硬着头皮对周云凡说:“董小建身患怪病,绕了一圈,看来还是得回咱们中心医院医治,周教授,认为这件事该如何处理?”

周云凡没有正面回答,而是把目光投向常副院长:“的意思是?”

“喂!大家看着我做什么?我医术有限,具体如果决定,还得周医师来定。”常副院长终于说出叫周云凡赶过来的目的。

周云凡收回目光,低着头,没有回话,眼睛注视着那杯参茶,好象小袁给他泡的是极品大红袍,小办公室内,可谓是落针可闻。

周云凡的霉头,没人触撞,小袁接连给三大一小四个男人,不停地续茶。

沉吟了好一会儿,周云凡才开口说道:“医生的天职是治病救人,不过有的人,我还真不想救,比如这个董小建,甭管他后台有多强大。”

“那个郑小宝,大家都不陌生吧,他父亲郑志和,为了向董不建讨要工程款,不给人家也算了,竟然把人家打成骨折,到现在人家的手臂还吊着绷带。”

周云凡一番摆事实讲道理,立即让办公室里人,都觉得董小建死有余辜,不接诊他,确实是情出有因。

“还有董小建那些保镖,那些保安,为虎作伥,纯粹就是混蛋,打了人家倒还是其次,竟然还盯上人家的老婆,这些还是人吗?纯粹就是杂碎,躺在床上半死不活,这是活该。”

周云凡把相关内幕,来一个竹筒倒豆子,一古脑儿倒出来,让身边四个人,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冷气,同仇敌忾起来。

“知不知道这个董小建有多赖皮么,他手下那么多承包商,建材商,对他恨之入骨,这样的人活在世上,纯粹是浪费粮食,住在医院就是浪费医疗资源。”

“如果不是有靠山,他能这么嚣张?唉,不说了,给这种混蛋治病,还真没那个心情。邹副院长,把我的意思转达到董小建,看他怎么说,不然的话让他带着钱进棺材。”

小袁听到后,打诨插科:“没想到周医师是愤青哥,这么有良知,不错!值得点个赞。”

这时候邹虹副院长,立即掏出手机,打电话给胡宗西,让他传话给董小建。

邹虹挂断电话后不到十五分钟,他的手机响起,是一个陌生来电。

电话是董小建的女秘书拨通的:“邹邹院长.我董小建求们救救我只要们救我我董小建从今往后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邹虹的手机开启免提功能,董小建的话,办公室里人都听到了。

这时候,周云凡开口说道:“话是自己说的,没人逼,记住的承诺。转院过来,我们想想办法,或许能治好身上的脏病。”

“好好好我董小建发誓,如果违背誓言,天打雷劈,不得好死。”董小建还没真在手机里发下毒誓。

既然周云凡开口答应接诊,这时候常副院长开口说话:“董老板,们现在可以办理转院手续了。”

挂断电话后,常烨带着贾小谊副院长,邹虹副院长,一起离开,到了门口,很有深意地看了一眼小袁。

小袁很敏感,俏脸不由得羞红,不过有关她同周云凡的事,还真没人好意思瞎说。

她关好门之后,转身回来,笑盈盈地说:“周医师,从今之后,我叫周顾问,还是叫周教授呢?”

“随便,不过的推拿按摩手法还得练一练,知道不?快点过来动手,磨蹭什么呀。”周云凡趴回到沙发上,闭着眼睛说。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