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

人呢?

力王目瞪口呆的看着地面,刚才钱龙还半死不活的躺在地上,怎么眼皮一眨就不见了呢?

“这是什么能力?”联想到钱龙消失前诡诈的邪笑,以及那句‘拜拜’,力王惊的一脸蒙圈。

命悬一线,还能从容消失。

这简直就是世界第一逃命手段啊!

“拥有这种能力,恐怕谁也抓不到血佛啊。”力王站起来,无奈苦笑。

经此一战,力王看出来了,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杀得了钱龙,而钱龙的修为却不断在提升,假以时日,夜叉教乃至天门,都会被钱龙所灭。

……

话说钱龙这次没敢使劲施展一瞬千里,稍微启动,立即就停下了,于是,他突兀的出现在了一张床上。

“嗯嗯……啊啊……”

刚出现,钱龙就听到旁边传来女孩嗯嗯啊啊的喘息声,眼角余光扫了一下,顿时目瞪口呆。

雨天娃娃高冷外拍

旁边赫然有一男一女,正叠加在一起做着没羞没臊的小游戏,俩人忙得投入,浑然没有发现床上突兀的出现了一个人。

“不好意思,没打搅们吧?”钱龙尴尬道。

呃!

战斗瞬间停止。

趴在美女身上的青年猛地看去,躺在床上的美女也转头看去,然后俩人就傻眼了。

“鬼啊!”

短暂的蒙圈之后,一男一女齐声惊叫,俩人顾不得穿衣服了,爬起来撒腿就跑。

也难怪两人害怕,此刻钱龙身一丝不挂,身是血,脸上的血更多,再加上苍白的脸色,以及拉着窗帘昏暗的卧室,不被当成鬼才怪呢。

“妈的,衣服又没了。”钱龙也是醉了,上一次莫名其妙施展一瞬千里,从中华阁跑到了苏杭,衣服什么的没了,只剩下破烂的手机。

这次更干脆,手机也没了。

钱龙就纳闷了,这一瞬千里到底是什么能力啊,远距离穿梭就罢了,怎么还能莫名其妙的出现在房间里呢?

一瞬千里,可以穿墙?

“抽空得好好研究研究一瞬千里,要是能自由控制距离和地点,这简直就是暗杀必备的超级绝招啊。”

试想,施展一瞬千里,突兀的出现在目标背后,捅一刀子立马消失撤退,谁能扛得住?

见床头柜上有座机,钱龙强忍着剧痛,给易思博打去电话。“易思博,查一下我的位置,立即过来接我,我受了重伤。”

电话没有位置功能,钱龙也不知道这是哪里,只能让易思博查了。

“明白!”易思博挂断电话。

钱龙当即力鼓动生命力修复伤势,骨头的伤一时半会儿治不好,所以他选择先治疗内伤,至少内伤修复一点之后,可以动用刀芒,也算是有点自保之力。

“刚才那是人是鬼?”

“应该不是人,否则怎么会突然出现在床上呢。”

“咱们报警还是冲进去看看?”

外边传来一男一女惊恐的声音。

紧接着,青年拿着猎枪,美女握着左轮手枪,哆哆嗦嗦的走了进来,惊恐的看着床上一丝不挂,却闪烁着红光的钱龙。

“……是人是鬼?”青年哆哆嗦嗦的问。

“不要怕,我不是鬼,我是基特家族安东尼的朋友。”钱龙睁开眼,淡然道。

“安东尼?”青年一愣,紧接着激动了起来,走到床边,直接把枪口摁在钱龙的脑袋上,道:“小子,原本可以活着的,可既然是安东尼的朋友,那就该死。”

“什么意思?”钱龙暗惊,自己不会这么倒霉吧,跑到安东尼的仇人家来了?

“嘿嘿,我是库勒家族的艾伦,既然和安东尼关系好,就应该知道基特家族的身份,不瞒说,库勒家族是黑暗教廷的支持者,与基特家族水火不容。”艾伦冷声道。

“库勒家族?是那个库勒银行的库勒家族?”当初天池杀手扫荡世界黑暗势力,唯独没有碰天门和八部众麾下的势力。

符明杰曾经说过,黑暗教廷麾下有个开银行的家族,库勒家族是欧洲最古老的的银行家家族。

据说,天门八部众的很大一部分资产,都存放在库勒银行。

“没错,库勒银行就是我家的。”艾伦傲然道,身为欧洲十大最古老的的家族之一,库勒家族的成员,他有骄傲的本钱。

“那真够倒霉的,家的银行,我要了。”钱龙冷声说道,眼中寒光一闪,刀芒从掌心窜出,刷刷两下,就把艾伦和美女的猎枪和左轮手枪给削成废铁了。

“啊……”艾伦和美女惊叫,下一刻,两道刀气飞刀两人的脖子下边,钱龙道:“老实点,否则弄死们。”

“…………是血佛?”艾伦吓得瘫坐在地上,身为库勒家族的人,他是知道一些血佛传说的,见到钱龙用飞刀,他立即就想到了一个绝望的可能。

“有点见识。”钱龙冷哼一声,道:“把这里的地址告诉我,不然弄死。”

“是是是……”面对血佛,艾伦丝毫没有反抗之心,乖乖的把地址告诉了钱龙。

钱龙拿起座机,再次拨打了易思博的电话,把地址告诉了易思博。

“血……血佛,……要杀我吗?”艾伦恐惧的问道。

“只要老老实实的,我就不会杀。”钱龙道。

“好,我一定老老实实的。”艾伦当即表态。

钱龙深吸一口气,道:“留下,让这个女的去给我倒杯水,别耍花样,否则弄死。”

“是是是,玛丽,快去给钱先生倒水。”艾伦立即吩咐吓傻了的美女。

美女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好一会儿,才哆哆嗦嗦的端来一杯凉白开。

“喂我。”钱龙道。

美女哆哆嗦嗦的挪过去,哗啦,不小心把水倒在了钱龙的脸上。

“啊……”顿时吓得惊叫一声,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再去倒。”钱龙道。

美女立即又爬出去倒水,这一次没有上次害怕了,小心翼翼的把水一点一点的倒在钱龙的嘴里。

喝了水之后,钱龙舒服了一些,同时暗中快速修复伤势。

大约过去一个小时后,一个老头风一样冲了进来,怒喝。“血佛,放了艾伦少爷,否则我杀了。”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