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

   最后这一巴掌直接抽的刘天飞了起来,身子狠狠撞在酒店大堂的围墙上,连墙体都撞出道道裂痕。

   “哇噗……”

   刘天头一歪,吐出一大口鲜血,大脑一片眩晕。

   徐川站在他面前,眼神冰冷无比。

   “你和刘强不一样,我不愿与你为敌,所以今天不杀你,但你要是再把主意打到方怡身上,我不介意亲手宰了你!”

   同样的话,同样的语调。

   先前刘天对徐天麟这么说,现在徐川又对刘天这么说,不得不说,这画面真的十分讽刺。

   刘天眼神怨毒的看着徐川,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最后他踉踉跄跄的从地上站起来,扭身朝上江国际酒店外面走去。

   “你们没事吧?”

   刘天离开后,徐川回头看着龙虎堂一众弟子,语气关切的问道。

   体育系萌娃秀健美身影

   “徐少,我们并无大碍,这边幸好你过来了,不然今天我们就算死光了,也不一定挡得住那个人。”

   龙虎堂为首的一个弟子捂着胸口,走到徐川面前说道。

   徐川点点头,眼神有几分感激。

   “辛苦兄弟们了,这些丹药你拿去分掉,可以有效治疗内伤。”

   徐川边说边从乾坤袋里掏出一瓶丹药,递给了那名龙虎堂弟子。

   后者大喜过望,对徐川千恩万谢了几句,立马去和其他弟子分发丹药了。

   随后,徐川走到徐天麟和方怡身边,笑嘻嘻道:“爸,我没来晚吧?”

   徐天麟满意的嗯了一声,点头道:“不算晚,要是再晚一点过来,你就等着给你老爹收尸吧。”

   说完,他便轻咳了一两声,朝站在一边的方怡努了努嘴,就自顾自走开了。

   “哎呀,刚才没怎么吃饱,再去喝个下午茶吧。”

   听到徐天麟的话,徐川额头不禁浮出三道黑线。

   天色都黑了,哪里该有下午茶。

   不过他也知道徐天麟这是给他和方怡独处的机会,因此并没有揭破老爹那蹩脚的谎言。

   徐天麟走后,徐川站在方怡面前。

   两人间顿时变得静谧无言。

   方怡低着头没讲话,徐川咳了两声,有些尴尬道:“怡姐,这段时间没联系你,你不会怪我吧?”

   “我知道的。”

   方怡点了点头,冲徐川微笑道:“你不联系我,其实是为了保护我,我又怎么会怪你呢?”

   听着方怡的话,徐川心中淌过一片暖流。

   方怡是徐川苏醒后最先接触的女人,也是在一开始就追随着他,给了他很多帮助的人。

   他之前因为孙上柔的关系,将很多女生都排斥在心外,随着后面心结慢慢解开,他便开始接受身边的女人了。

   而方怡一直默默的守在他身边,徐川又怎么不会感动。

   之前确实因为一些事情耽搁了没有联系,现在想想,确实挺愧疚的。

   两人一边聊天,一边朝酒店外面走去,沿着马路逛了起来。

   方怡低着脑袋,乖巧的跟个小媳妇一样跟在徐川身边。

   大多时候都是徐川再说,她只是点头或者摇头。

   &nb

   sp; 相比较说话,她更享受和徐川单独相处的时刻。

   之前在临清,她和徐川不是在忙着解决公司的问题,就是忙着去解决问题的路上。

   像今天这种情况,还真的少有。

   “方怡,你在想什么?”

   突然,徐川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方怡一惊,扭头看去却发现徐川的脸离他不到十公分。

   “呀!”

   方怡发出一声惊呼,身子仓促后退间扭了一下脚踝,整个人都往一边倒去。

   徐川眼疾手快的探出双手,将方怡紧紧的搂在了怀里。

   “你为啥发呆啊?”

   徐川搂着方怡,眼神揶揄的看着她。

   方怡脸一红,低下头不敢看徐川。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