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秉国咬了咬牙,“你给我滚!快点滚!带着那臭小子一起滚!”

“哼,方秉国,这可是你说的。”徐美慧脸色突然一变,压低声道,“我等着钱用,你要是给我弄不到钱,我就把你儿子卖了,你也知道……好多家庭生不出孩子,想方设法地到处弄孩子呢!”

“你——”方秉国凶狠地眯眼,“徐美慧,你是不是人!这也是你亲生的!”

“亲生的又怎么样?我还能生,回头再生个就是了,省得带着拖油瓶连累我!”

“你——”

“我给你三天时间,你要是不给我钱,你就别想再见到你儿子。你要是敢报警,我就带着你儿子一起跳楼,一死百了!”凶狠地放下这话,徐美慧转身走向儿子,吆喝道,“回去了!”

方宇涵正玩得起劲,被妈妈喊了声不乐意,抗议道:“我不走,我要住在这里!”

“这里不是你的家了,你住不起。”

“这里就是我的家。”

徐美慧哪有耐心跟他废话,直接过去拽着他就走,可小孩子也厉害,低头朝着她的手便狠狠咬下来。

“啊!”徐美慧吃痛,连忙松开手,痛苦地看着手背上的牙印,气不打一处来。

“你个混蛋小子!我还治不了你!”徐美慧一把拧住他的耳朵,硬生生拖出去。

清秀白衣少女琴声飘扬

方秉国看着这一幕,早就起身了,想要抢儿子,不料徐美慧拽起桌上的东西便朝着他砸过来,他只好闪躲,等再追上去,儿子已经被她拖出门了。

“徐美慧!你不能虐待我儿子!”

“徐美慧!”

方秉国拦不住徐美慧,也没法把儿子夺回来。

想着只有三天期限,他不禁焦头烂额,又从地上捡起手机,到处打电话。

可是,他的情况谁都清楚,还有谁愿意借钱给他?他们谁都没有胆量拿着借条直接去霍氏要钱,又不是活腻了。

四处碰壁,方秉国气得重重跌坐在沙发,被徐美慧刺伤的地方还没完全愈合,此时急火攻心,隐隐作痛。

阴沉愤怒地坐了会儿,他突然想到了什么,又打电话出去。

*

“从检查的各项数据来看,没有大碍了,可以出院回家调养,多注意休息就好,以后每个月按时来做产检就行。”胎儿已满三个月,做了NT检查,数值都在正常范围内,医生口气轻松地宣布可以出院了。

方若宁心情总算好转了些,至少不用担心腹中这个小宝贝。

霍凌霄腿伤恢复的差不多了,只是手臂骨折还需要一些日子恢复,夫妻俩身体上的伤痛都在渐渐消逝,也让人大大松了口气。

“既然医生说可以出院了,那今天就出院吧,我闷了一个星期,都要发霉了。”送走医生,方若宁迫不及待地道。

霍凌霄看了看她的小腹,伸手摸了摸,“你真得没有什么不舒服了?”

“没有了,你不相信我也该相信检查结果吧?医生都说了没事。”

两人相视一笑,霍凌霄也露出这些日子来难得的舒心笑意,宠溺地在她脸上捏了捏,温柔地道:“好,我让人去办出院手续。”

“嗯。”

冯雪静打电话来,得知她要出院了,也感到高兴:“孩子没事就好,跟着你受了那么大的惊吓都安然无恙,看来这个宝宝是福星。”

“呵呵,希望是吧。”

“我今天看到财经新闻了,格里菲斯家族宣布放弃收购霍氏,相关后续问题也正在处理之中——现在,你们公司危机解除,二宝也平安孕育着,可以说是双喜临门了,真是让人开心。”

“是啊——”方若宁也觉得心情万里无云,由衷地长长叹了口气,不过很快,她又突然想起一事,“现在就剩最后一块心病了。”

“你是说赵林朗吧?”冯雪静明白她的意思,继而也感到疑惑,“你说那家伙怎么那么厉害?在警方眼皮底下都能逃掉,现在通缉令遍布网络和大街小巷,都没有找到他的踪迹,活生生一个人,难不成能凭空消失了?”

方若宁皱皱眉,刚晴朗的心境又蒙上了一层乌云。

以赵林朗的本事,极有可能,他已经潜逃出境了。

他既然能潜逃出境,那以后肯定也会有办法再偷偷回来。他一定是在等合适的机会回来报复。

为了安全起见,也为了让妻子有一个更好的阳台环境,霍凌霄决定再搬回山中别墅那边。

梅姨等人早就把家里收拾好,站在门廊台阶上等着他们回来。

方若宁刚一踏进来,梅姨便笑着道:“欢迎太太回家,来,太太从这火盆上跨过去吧。”

“火盆?”方若宁不太明白,见客厅门口的确摆着一个火盆,不解地问,“梅姨,这是什么意思啊?”

梅姨道:“去去晦气,我知道你们都是读过书的人,不信这些,不过嘛,咱们图个好彩头,希望跨过这个火盆后,往后的日子像火一样兴旺,也把那些不好的,不吉利的晦气全都烧去。”

方若宁的确不相信这些,不过听了梅姨的话,也觉欢喜,当即扭头看向身旁男人。

霍凌霄笑了笑,下颌一点:“跨过去吧,这些日子晦气的确多了点,希望以后能顺顺利利,也希望二宝能平安到来。”

“嗯!”

梅姨赶紧上前来,扶着方若宁另一边,小心翼翼地让她跨过火盆了。

“先生也跨过来!”

霍凌霄淡淡笑了笑,没有拂了梅姨的心意。

“好了好了,火盆撤下去吧。”

进了屋,方若宁终于放心下来。虽然医院里住的房间也宽敞,可到底比不上自己的家。

尤其是经历了这么多,她跟霍凌霄感情如故,腹中又怀着健健康康的二宝,让她对未来的日子越发充满幻想。

“医生说你出院回来也得多注意,不要劳累,尽量多休息。等到了孕中期,才能稍稍活动一些。”霍凌霄的确是第一次照顾孕妇的样子,把医生的话当做金科玉律牢记在心,时时不忘提醒妻子。

方若宁在沙发坐下,微微笑着瞥他一眼:“医生说话有夸大的成分,我自己的身体我心里有数,你不用担心。”

“那不行,平时能依你,在这件事上,我还是信医生的。”

“好吧。”

梅姨切了水果过来,笑着道:“太太,这都是新鲜水果,怀孕多吃水果,对你跟宝宝都好。”

“嗯。”

“太太,中午想吃什么?”

一听到吃的,霍凌霄顿时脸色变了,想到这两日她顿顿都是重口味,他便觉得嗓子火烧火燎。

“做些清淡的吧。”没等身旁的孕妇娘娘开口,他便抢先答道。

方若宁瞥他一眼,笑得不怀好意,“梅姨问的是我,你这么积极做什么?清淡那是你的口味,是我吗?”

霍凌霄噤声,不禁腹诽,难道怀孕的女人会性情大变?

梅姨看着他俩之间的互动,也察觉到什么,笑了笑问:“太太想吃口味重点的?”

“嗯。”

“好,我知道了。”

梅姨笑着走开了,方若宁斜睨了眼,转头看向他:“怎么了你?这才几天,已经受不了了么?”

霍凌霄压下心里的无奈,俊脸带着温柔的笑,拉住她的手攥着,“没有……我是担心你天天那么吃肠胃受不了。”

“哼,我看你是担心自己吧。”

“真得没有,只要你开心,别说是让我跟着吃辣,就是让我吃火药都无所谓。”

“呵——”霍太太明明心里受用,可偏偏嘴上还要倔,“油嘴滑舌,听着就反感。”

“这是真心话。”

“行了行了,我回家了,你该忙什么就忙什么吧,不用担心我。”

霍凌霄看了看时间,都十一点了,笑着道:“不急在这会儿,我陪你吃完午饭,你午睡时我再去公司。”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