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艹,又是你们。”刘伟手下的西装男愤怒的说道。

这段时间双方为了争地盘已经火拼了无数次,见面根本是没有商量的,所以谁快谁是爷啊。

掏出枪朝着对面的人发射了。

然而对面敢于来抢地盘,肯定也是有准备的呗。

在枪声,萧晓和莫煊又缩了下去,倾听着枪火声。

莫煊显得特别紧张,紧张的无法呼吸。

“你真的不出去吗?”莫煊有一次询问道。

萧晓笑着应道“现在想我出去了?”

“很多事情我都不想去的。”萧晓忽然点了根烟,悠悠说道。

“现在这种情况会有警察来解决,再大一点的事情会有特警解决,然后特种兵,解决不了的事情才由我去解决。”萧晓轻笑道。

“或许明白了。”莫煊喃喃道。

今天萧晓带她来看了一场小小的火拼是使得她连续几次想要萧晓出去救人,可是呢?那些萧晓说的更大的事情呢,莫煊在电视看过,却没有身临其境的感激。

丸子头清纯美女白嫩小清新公交车上甜美写真图片

或许她现在明白了,很多事情都是生不由己的。

按照萧晓以前说的,总有人要去做这样的事情,所以他去了。

警察会处理这样的麻烦事,在处理这些事情的时候,警察没空,而萧晓在处理更大的麻烦事情到时候,更加没空。

枪声还在继续,萧晓拉了拉莫煊说道“带你去看看他们的老巢,让你知道他们的危害多大。”

“不去了。”莫煊选择了退缩。

可是萧晓却淡淡的说道“让你知道,我做的事情不是没有意义的,只是很多人看不见罢了。”

抱着莫煊,绕了一圈才从另一个方向跳出围墙,萧晓带着她朝着当初遇见刘伟的那个酒吧赶去。

大白天,还是有不少消遣的人在里面,而看见萧晓和莫煊这样的金童玉女后,立刻有人安排了位置。

萧晓坐在角落,将莫煊护在身后小口的喝着啤酒。

“不是晚才开门吗?”莫煊又不解的询问道。

“那是营业时间,可是有的人却等不到晚的。”萧晓轻笑道,不着痕迹的给莫煊指了指。

舞池里有不少的猎艳者,雅间更有不少的男人在女人身摸着,莫煊甚至还看见了有人在毒品交易。

“别张扬。”萧晓急忙做了个噤声手势。

今天他只是带着莫煊来做旁观者的,站在世界的外围让莫煊看看肮脏,让莫煊理解他为什么会有忙不过来的事情。

在莫煊说话之前,萧晓又说道“如果真的要管,那是嫖娼,那是毒品,我看见了,我必须要管。”

“所以我能不忙吗?”

莫煊呆若木鸡的点着头。

短短一个小时之间,火拼到这种糜烂,她都看见了,而且还只是在方圆一公里之内。

那么整个华夏有多少麻烦事情呢?

教官只有一个,而且还不会分身术,所以她似乎能够理解萧晓为什么会这么累了。

“还怪我吗?”萧晓这才得意的问道。

莫煊轻轻摇着头,也没有让萧晓不干。

毕竟总有人要干嘛。

于此同时,夏长留也进来了。

这个家伙的身份可不同啊,他可不会像是萧晓这样被人丢在这里不管不问,分分钟有人把他请了二楼的包厢里面坐着。

不过萧晓今天显然不可能带着莫煊看戏了。

看这个样子,外面火拼的情况是刘伟一方败了,另一边的援军也赶到了,直接冲进了刘伟的这个老巢,分分钟吓得这些糜烂的人蹲在地抱着头。

萧晓和莫煊也不例外。

“等会千万不要说话,他们应该不会牵连我们。”萧晓轻声安慰道。

“恩恩。”莫煊点着头,小脑袋里面也在思索着,萧晓遇见过多少次这样的事情,是不是每次都能够安然无恙。

“老虎,你这是做什么!”在刘伟的拥护之下,夏长留走了下来,呵斥着带头的那个人。

而带头的老虎也是一愣,然后不卑不亢的说道“六爷,这是我们的私人恩怨。”

“私人恩怨!私人恩怨会弄得这个样子,让其他帮会怎么看我们。”夏长留大步前,在老虎血淋淋的衣服扯了扯吗,愤怒的说道。

“六爷,青龙会不可一日无主啊,你不做,让我们这些小辈来吧。”老虎缓缓地说道。

“混蛋!”夏长留不由分说的在老虎的脸甩了一巴掌,毕竟他看见萧晓在这里了。

又想起萧晓说的找麻烦,他不找点事怎么能够引起麻烦啊。

“这个家伙。”萧晓一愣。

知道今天自己算是逃不了了。

只能怪自己没有告诉夏长留自己受伤了啊,让这个家伙还把自己当做天神似得。

“六爷,看样子你是铁了心要帮助刘伟了。”老虎瞪着眼睛冷冷的看着夏长留。

“六爷,今天的事情,多谢你了!”刘伟也以为夏长留是要帮助他了,急忙恭敬的说道。

能够得到青龙会唯一一个老家伙的支持,位也是轻而易举呗。

被刘伟这么一刺激,老虎眼闪动着火花。

这是他不能允许的,所以他决定今天把夏长留和刘伟一起除掉了。

“干掉他们!”老虎愤怒的说道。

手下们又开始火拼了,酒吧里的客人一个个仓皇逃窜。

而他也抬手用枪对准了夏长留。

夏长留完不怂啊,毕竟萧晓可不会让他完蛋的。

“待在这里。”萧晓又嘱咐了莫煊一声,将沙发搬到了莫煊面前挡着,这才一个杯子给老虎扔了过去。

精准的打在他的手腕,将他的手枪给打掉,萧晓大步冲了过去。

“你这是在找死!”老虎没有看清萧晓的脸,只觉得有人破坏他的好事,非常愤怒。

“兄弟,事后我给你一百万。”刘伟也激动的说道。

“真是不容易。”沙发后的莫煊听见这句话后喃喃道。

不但要遇见危险,还要保持本心不被别人的利益给诱惑,或许她以前真的是误会萧晓了。

“那我先谢谢你了。”萧晓高声应道。

管他的,反正说话又不要钱,先抓住刘伟的信任再说。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