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她竟然跑了!”

“不跑留下来挨骂呀!”

“这嘴脸也当媒婆,真是难看!”

“……”妇人们七嘴八舌地嚷嚷着。

媒婆听见身后还传来嘲笑她的声音,但她丝毫不敢停留。

她是在驴车出发时,也跟着跑的,但驴车却没有要停下来载她回镇上的意思。

而她也不敢相求,这一车人都是叶家人要去镇上找李氏讨公道的。

若到这时还不知道事情坏了,她这几十年的媒婆也白干了。

因而,现在她什么也不奢望了,只想快点离开这是非之地。

没想到这笔生意竟然这般麻烦,到出人意料了。

很快第二辆驴车也赶过来了,十几个妇人要爬上去,结果也只挤满了十二人,再也没地方坐了。

最后,没能上去的人只能叮嘱上去的人,一定要狠狠骂一顿李家人,别当他们叶家村好欺负。

秀美蓓蓓温婉的古风韵

大家热热闹闹地离去,剩下的妇人说笑了一回,心情还有些激动。

而她们回头再朝叶青凰看来时,又不禁无奈。

“凰丫头你别着急,你爹还在呢,还有族里都会给你撑腰的。”

“是啊,凰丫头你也是个可怜的,但你的孝心,我们村皆知,不会让人欺负你。”

“……”妇人们又转过来安慰叶青凰。

“多谢,多谢大家。”叶青凰敛手福了福,向大家的仗义道谢。

她刚才就回到了院子里,牵着小妹的手安慰她不要害怕,但也没有就此回屋去。

毕竟外面的人都在替她出头,她若甩手离开,反而显得她不地道。

好在这些人近来也习惯了不来打扰叶青凰绣花,因而说了几句后,也就散去。

这次叶家村去了两车人,可见镇上要掀起风波了。

就不知是李氏被休收场呢,还是要真的去衙门打一场官司?

叶青凰等人散去,这才牵了小妹去厨房。

爹中午的药还没开始煎呢,他赶得回来吗?

想到今天发生的事,叶青凰就叹了口气,一双纤眉烦恼地拧起。

“二姐……”小妹担忧地喊着。

“没事,莲儿你肚子饿不饿?”叶青凰回神,连忙露出微笑,询问着小妹。

“不饿。”小妹连忙摇着头。

“那我们等爹回来再吃饭。”叶青凰摸摸小妹的脸蛋儿,提议着。

赵家人离开之后,他们又开始去族里领晚饭,因而,早上和中午还是会吃得简单一些。

叶青凰见小妹不饿,她也就歇了现在做中饭的心思。

她平息了一下自己的心情,便让小妹自己在院子里玩耍,她继续回去绣花。

被媒婆这么一闹,虽说有许多人为她撑腰,但她心里却忽然有点意兴阑珊了。

叶家,等爹的病治好,等她给小弟存一笔读书的钱,她就离开吧。

若堂哥真的能娶她进门,她也会欢喜。

就算只是从叶家大房搬到叶家二房,就算有二婶娘和叶子玉肯定不会喜欢她。

但只要有堂哥的宠爱,有堂哥给的名份,她也算有了根。

若是堂哥最后娶不了她进门,那她就靠着这绣艺攒下盘缠,将这世界走一走,看看她这十五年来看不到的生活。

心里胡乱想着,她又将绣架摆了出来,努力稳住自己的情绪,继续投入绣花工作中。

这次的绣线少了一半,相比之下轻松了不少,到也不怕出错。

而她也不能耽搁,十四两银子,早点拿到就早点离自己的目标更近一步。

中午,叶青喜回来了,进了院子见二姐还在绣花,小妹一人在院子里玩耍,不由愣了愣。

以往这时候,二姐都在厨房里炒菜了,今天却不见炊烟升起。

“二姐!”叶青喜进了院子,立刻朝西屋这边喊了一声。

“你回来了,爹去镇上了还没回,也不知道何时能回。”

叶青凰后面都很集中精神,听见喊声这才抬头,再抬头一看,这天色可不到中午了?

她连忙收针起身,一边解释着,一边将绣架搬回屋去。

“爹去镇上了?”叶青喜一愣。

“今天来了个坏人,被大家赶走了,后来爹和二叔还有堂哥他们就去了镇上。”

小妹立刻跑过来解释着。

只是小妹年纪小,并不知道具体的事情,只知道发生了可怕的事情。

“二姐?”叶青喜听得迷糊,但也知道发生了大事,牵着小妹的手,却看向叶青凰。

“没什么,这事族老和村长都出面了,会解决的,你不用担心。”

叶青凰却不愿意细说,以免小弟担心。

“我去把馒头热一下,再把昨天的肉炒了,再不吃得坏了。”

叶青凰笑笑,锁上了屋门,将手搭上小弟的肩膀,三人一起往厨房走去。

“我先去割猪草。”叶青喜见二姐不愿意说,拧了拧眉,便乖巧地说道。

“好。”叶青凰答应一声,就将爹先前摘回的菜拿了出来,将背篓递给了小弟。

爹还没摘完菜,辣椒只摘了几个,豆角也只有一小把。

不过现在可以混在一起做一个菜,再加上那些肉。

另外再煎个葱花蛋饼,就是两个菜了。

这两个菜很容易做,叶青凰准备得很慢,顺便也让自己休息一下。

等叶青喜背着满满一篓红薯藤回来,叶青凰正在炒豆角。

“二姐,那事大哥真的不知情吗?”

叶青喜将背篓放下,一脸表情复杂地看着叶青凰,既生气大哥的无良,又期盼大哥其实不知情。

那毕竟是他们的大哥呀。

“堂哥说,是大嫂仿冒的大哥笔迹签的大哥的名字。”

叶青凰愣了愣,没想到小弟竟然在外面知道了今天的事情,她并不想让他担心的。

但见他这副受伤表情,还是认真解释了一下,以免他多想,会影响下午上学的心情。

“大嫂真不是人!”叶青喜听了,不由咬牙有些愤恨。

“且看大家怎么处理吧,说不定就休了那李氏呢。”

叶青凰笑了笑,想起爹气得说要将叶青枫逐出家门的话,忽又神情一黯。

替爹不平,也替自己不值。

饭菜做好,他们都没有急着吃,而是到院子里朝外张望着。

就在小妹肚子咕咕叫时,终于听见了驴脖上的铃铛声。

“他们回来了!”叶青喜立刻打开篱笆门跑出去张望,欢喜地喊着。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