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凌霄垂眸看着她,脑海里咀嚼着她的话,胸腔里一股浓烈的爱意流淌。

薄唇勾起浅笑,他凑过去,在她唇角温柔地落下几个吻,继而感慨又无奈:“我怎么遇到一个这么大度的女人?我以为,爱一个人就是会失去理智,什么都不管不顾,只要对方对自己好,无条件的好就行了。可是你,居然还能去想这些现实的问题。”

方若宁失笑,看着他说:“你做事情向来稳重成熟,怎么在感情上,还会有这么幼稚的念头?你说的那种爱,那不是爱,那是占有,是禁锢,那种爱或许一开始能安抚对方,可最终的结果必然是把两个人都困得窒息,然后,不是灭亡就是爆发。”

说完,见这人盯着自己,深邃的眼神像是不同意,她又挑眉:“怎么了?觉得我说的不对?”

男人捏着她的下巴拧了拧,口气微微凌厉:“说我在感情上幼稚?”

方若宁瞥他,原来在乎的是这点?

“难道不幼稚?好歹三十多的人了,商场上杀伐果决运筹帷幄毫不眨眼,成熟稳重,多少人把你奉为圭臬,可谈到感情,就完是另一副模样。”

“那是,我可不像某人经验丰富,成熟老道。”霍凌霄酸溜溜地吐了一句。

方若宁听出弦外之音,突然好奇问道:“你这意思,难不成我是你的初恋?三十多了,初恋,不可能啊!我就不信你这种人读书时没有女孩子追过。”

“我什么人?”

“家世显赫,身材高大,样貌英俊,冷酷十足,情窦初开的少女,最受不了你这种了,肯定迷得不要不要的。”方若宁想象了下年轻时的某人,应该比现在更有吸引力。

“是吗?原来在你眼里,我这么有魅力?那怎么没见把你迷得不要不要的?”男人嘴角弯弯勾起,眸底藏着笑意。

超可爱校园清纯美女卖萌惹人爱图片

“怎么没有啊?没有被你迷住怎么会被你拐到这荒岛上来?”一时口快,说完见男人眸光灼热起来,她忍不住面颊发烫,突然逃一般转过身去,囫囵说道,“我困了,赶紧睡吧!反正在这里晚一些日子,还是得回去面对现实的!”

话落,肩膀被男人一掌扣住,那股暗暗较劲的力道想把她重新拉回去。

“你干嘛啊?睡觉!”她不肯转身过去,拐了下。

“睡什么!刚才话没说清楚。”男人执意问个明白,“你得告诉我,你是什么时候被我迷住的,嗯?”

轰——

方若宁耳根后猝然一热,半边脸越发烧红,这个男人在感情上果然幼稚,两人现在都在一起了,都是未婚夫妻了,还要返回去执着这些问题干什么?

真是的!

“不记得了。”忍着脸红心跳,她胡乱敷衍了句。

“不记得?”显然,这个答案无法敷衍过去,霍凌霄压下来,大有一种恶狠狠逼宫的架势,“那要不要我做点什么,让你想起来,嗯?”

“不要!”她吓得一抖,连忙小兔子一样从他怀里弹开,水眸氤氲,羞怯地看着他,“哎呀,你还说你不幼稚,你看我都没有老是缠着你问,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啊?有多喜欢我啊?会不会一直喜欢我啊?不管是恋人还是夫妻,问这些都很幼稚,问多了也会让对方厌烦。”

男人盯着她,双眸闪烁着志在必得的光,笑了笑说:“你问我,我会很乐意告诉你,多少遍都不会嫌烦。”

“……”这人,真是幼稚的没救了!难不成真得没有谈过恋爱?不可能啊……

见她一脸若有所思的模样,离他远远地防备着,霍凌霄再度皱眉,嗓音下沉了几分:“过来,离我那么远做什么。”

“不要,你太危险了,我得考虑是不是换间房,反正这里房间很多。”

“你敢!”男人干脆利落的两个字满含威胁,方若宁正想溜走,被他的气势吓住,又无措地回头看看他,“你到底要干嘛啊?”

“过来。”

她僵持,可最后还是拗不过,于是一边挪过去一边讲条件,“你不能动手动脚的。”

“我们现在是未婚夫妻,你还那么多这不能那不能的!”某人很不满,觉得有必要为自己正名。

方若宁红着脸,底气不足地辩论:“我现在身体特殊啊,你又不懂节制,我当然要防着你。”

“行了,知道了!暂时不会吃了你!”

说话这么粗鲁,方若宁不满地瞪他一眼,又重新躺回去。

男人一把拖她入怀,前一秒还不耐烦唬着的俊脸,突然就又露出温柔期待的笑容,吻下来时在她嘴边问道:“快说,你什么时候被我迷住的?”

“……”方若宁好无语啊!怎么饶了半天,他还没忘记这个问题?

“快说!”

“我真得不记得了……”

男人的手捏下来,在她身上作乱,她吓得又笑又叫,身体还跟虾子似得蹦跳躲闪,“你别弄了,我说,我说!”

霍凌霄停下来,心里微微紧张,等着她的回答。

女人本就皮肤娇嫩白皙,笑闹半晌,脸颊更是染上红晕,越发透出女人味。

见他好整以暇地等着回答,她不好意思地斜睨了这人一眼,才吞吞吐吐地道:“其实……我真得不太记得了,没有一个确切的时间吧,但可以肯定的是,我一开始接触到你的时候,真得没想到有一天我们会相爱,会在一起。我从一开始见到你,潜意识中就觉得你是一个厉害危险的人物,尤其是看到轩轩跟你长得那么像,我更是莫名地惶恐心虚,只想离你远一点。”

“可是,老天爷却故意跟我作对,我越是逃避越是躲藏,就越是跟你捆绑在一起。在霍氏工作的那段时间,我真得每天提心吊胆,因为我只要一看到你就忍不住心跳加快,思维混乱,连我自己都不知这到底是为什么。现在想想,会不会是那个时候,我就被霍总裁英俊的外表,挺拔的身躯,还有多金的背景——吸引了?”

见她说着说着,突然没谱起来,霍凌霄邪魅地笑着捏了捏她的脸,“那个时候就被我迷住了,那为什么还那么抗拒我?每次见面都像一只随时准备攻击的母豹,又是泼饮料又是甩巴掌,我活到这么大从来没有谁敢那样动我!”

当时,他可是连一把掐死这个女人的心都有了!

方若宁干瘪地笑,讨好地说:“这种心理你不明白么?就是明明被你吸引,却又知道两个人之间的差距,知道不可能在一起,所以就抗拒自己的内心啊!那只能对你凶一点喽。”

“是这样?”男人明显不信,挑眉,“可为什么后来知道我跟轩轩的关系后,对我更凶了?”

“那当然,知道轩轩是你的孩子,我大受打击!我原本是把他当做我跟林朗的孩子在抚养的,突然之间,告诉我这一切都错了,我当年闹了那么大的乌龙!你知道我心里多难受吗?我恨自己,连这点事都办不好,情绪崩溃之下自然也迁怒于你,偏偏那时候你还想跟我抢夺轩轩的抚养权,我能对你有好脸色么?”

“可是,不管我怎么抗拒,怎么逃避,最后还是逃不出你的手掌心——就像你那天说的,我是孙悟空,你就是如来佛祖。”说完,她娇羞似怯地睨了这人一眼,转过身来与他面对面,要笑不笑的妩媚小样,“这样说,你心里满足了吗?”

男人也跟着她笑了笑,眼眸微微眯起,“马马虎虎……”

两人沉默了片刻,他突然缓缓低声地问:“你心里,还记着那个青梅竹马?”

因为刚才她说到这一段时,脸上的笑容明显流露出悲伤,眸底也涌起一阵迷茫,好似沉浸在往事岁月中。

方若宁没想到他突然问这个,犹豫了下,才落下眼睫淡淡地说:“记着,但这种感情,已经不是爱情了吧,就像是一个亲人去世,只要想起,心里依然会痛,会思念,会不舍。”

这个答案,霍凌霄能接受。

双臂收紧,将她的脑袋按进怀里,男人轻声安慰道:“我们每个人都会离开,只是有的人早,有的人晚,多想想开心的事,把他放在心底珍藏,就好。”

“嗯,谢谢你。”谢谢他的宽容,谢谢他的安慰,谢谢他的爱。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