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他相信,她一定是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母亲。

   若是自己还被蒙在鼓里,她还会为怀孕和生产吃多少苦头?

   打完针,医生就出去了,裴辰阳拿着一根棉签压在赵萌萌臀部的针孔上。

   她摊在床上,将自己当成死鱼了,一动不动的。

   太郁闷了,这辈子的面子已经被葬送在库斯这里了。

   压了几分钟,见没有血迹涌出来,他从开,松了口气,:“好了。”

   赵萌萌的手转过来,还没够到裤头,他就将她的裤子提上去了。

   赵萌萌“……”

   老天爷,让她死一死。

   她如此洁白无瑕的臀部,被库斯看光了。

   他会不会又凭借着看了她,要求负责?

   蕾丝公主裙清纯美女粉颊柔美写真

   赵萌萌狠狠打了个寒战。

   她将姿势从趴着改为躺回去。

   “哦……”赵萌萌呻吟,她的臀/部都麻了,痛了,该死的保胎针。

   “怎么了?还痛?”裴辰阳被吓呆了,直接跳起来,对着她上下其手。

   “别乱动,去给我拿一条热毛巾。”赵萌萌皱着脸指挥,他不是故意吃自己豆腐的吧?

   裴辰阳不敢耽搁,起身就去了浴室,按照赵萌萌的吩咐,将毛巾用热水浸湿。

   “给我,我自己来,要干嘛就干嘛去。”赵萌萌已经感觉到了,库斯无时无刻都在这里,她简直没有私人空间。

   凶他也没用,好言好语让他回去也没用。

   “自己说的,那我在旁边看着就可以了。”他咧嘴笑。

   赵萌萌顿时无话可说了,自暴自弃一般,将毛巾放在臀部热敷。

   毛巾冷了,他很顺手地接过:“我在去重新拧一条。”

   “不用了,我没事了。”

   “哦。”裴辰阳低头,手里的毛巾已经变冷,他将它挂回浴室。

   睡了两天,赵萌萌的精神很好,脸色也好看了不少。

   他看在眼里,喜在心里。

   恨不得再多给她补补,补得白白胖胖的,到时候生一个白白胖胖的儿子或者闺女。

   “这么看着我干嘛?不是说要回美国了?别耽搁时间啊。”赵萌萌被他看的毛骨悚然。

   病房里,慢慢安静下来,冬日的午后,显得格外安静。

   他沉沉看着赵萌萌,“选择生下孩子,不告诉孩子的爸爸吗?”

   他想知道,赵萌萌是怎么打算的。

   自己的成算有多大。

   “好端端的问这个问题做什么?无可奉告!”赵萌萌撇嘴,不爱搭理他。

   裴辰阳是她心里的伤疤,不过已经好得七七八八了,那个人一开始是迷人的,后面是无赖的。

   但又怎样?她现在对他已经没用感觉了,反而享受自己当母亲的这个过程。

   “真狠,我可是的救命恩人。”

   “指望着拿救命恩人这个,挟天子以令诸侯吗?打算威胁我几次?”她扯了扯嘴角,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到现在为止,她还没有报答他的“救命之恩”,她倒是希望库斯提出点什么可以满足的条件。

   “一次。”裴辰阳思索了一下,才笑着回答。

   “什么条件?必须说好,在我可以做到的范围呢,不能违背法律,欺负他人。”

   “放心吧,不会让做缺德事的。”

   “不会是要当我肚子里孩子的父亲吧?”赵萌萌警惕地看着他。

   他摸了摸鼻子,最终希望就是这样,不过以她的防备姿态,他就猜到赵萌萌的答案是什么了。

   “怎么会?我还没想好,想到了再跟说。”

   “那岂不是变成遥遥无期了?这样不行,库斯这样是在拖延时间啊。”赵萌萌不干了。

   “只是暂时没想好,就把我想象成故意拖延时间的心机男吗?”

   赵萌萌轻哼,不再说话了。

   第二天出院,赵萌萌心情大好。

   在医院糟了几天罪,不是什么愉快的事情,屁股都被扎肿了。

   但是医生检查之后,告诉她效果可以,孩子现在没什么事,可以出院了。

   外面的天气也好,赵萌萌一觉醒来,心情也美美的。

   “吃糖了?笑得那么开心?”裴辰阳提着早餐推门而进。

   他无处不在,赵萌萌用三天的时间接受了他要当牛皮糖的事实。

   “比吃糖好多了。”

   “先吃早餐。“

   赵萌萌心情好,早餐吃得也多,看库斯也很顺眼了。

   早餐结束,她立马雄赳赳气昂昂地站起来:“准备出院。”

   不带歇息的那种,恨不得直接飞出去的那种。

   裴辰阳觉得好笑,不过明白赵萌萌的性格,心道这三天是真的难为她了。

   “走吧。”他跟在赵萌萌的背后,提着两袋东西。

   出门左转,往前。

   赵萌萌走了没几步,脚步停下了。

   对面一个女孩,朝着自己迎面走来。

   赵萌萌记性好,这不是烤肉店坑自己一千块的那个坑货么?

   这会儿沈悠无精打采的,脸色憔悴得很,双目无神,跟游魂一样。

   她被曲富田骂了一顿,回到家,又被自己的父母分别臭骂了一顿,简直快被骂傻了。

   曲潇潇醒过来之后,差点撕了她。

   这几天沈悠过得很颓败,怕死了曲潇潇,可是又被逼得不得不每天来。

   察觉前面的那一道强烈的视线,沈悠缓缓抬头,对上赵萌萌似笑非笑的目光。

   她浑身一抖,整个人清醒了不少。

   是她?

   现在,她知道这个女人就叫赵萌萌了。

   沈悠的目光,说不出的哀怨。

   “走吧走吧。”赵萌萌招手,叫上裴辰阳。

   沈悠没有说话的机会,他们就已经走了。

   她鼓起勇气,继续往前,走到走廊的尽头,在病房前停下。

   “叩叩叩”她敲门,小心翼翼地对着里面说:“表姐,我悠悠。”

   这几天曲潇潇反复无常,将沈悠当成仇人了。

   因为医生说,她脸上的伤会留疤。

   刚打开门进去,一个玻璃杯“彭”的一下朝着沈悠迎面扔过去。

   “来干嘛?还有脸来?非要气死我是不是?把我的脸毁了,现在得意了?让不要骑马,逞什么强?”

   玻璃杯差点砸到了沈悠的脑门,她又惊又恐地看着曲潇潇,眼泪刷的一下往外涌。

   “表姐,我不是故意的,原谅我吧。”

   “滚,给我滚,明天还敢再来的话,我就让人打断的腿,听到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