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严一诺其实也没有什么胃口,喝了一小汤,吃了几筷子菜,跟吃猫食一样。

   搁下筷子,她将徐子靳的手机掏了出来,放回他的面前。

   还记得徐子靳撂下的话,严一诺低声说:“真的不要去查了,没什么事。”

   “那哭什么?”

   严一诺沉默了几秒,徐子靳是她目前唯一可以求助,也可以说是除开母亲之外最亲密的人了。

   “约翰,昨晚被抓了。”片刻后,她才接着说话。

   声音钻进徐子靳的耳朵,他顿时就知道,严一诺为什么失落了。

   竟然是因为那个约翰?

   “哼,活该。”徐子靳冷嘲,这就流泪了?关她什么事?还流泪?

   “徐子靳,能不能好好说话了?”严一诺抿着唇,有些不高兴地轻斥。

   这个没有同情心的家伙。

   室内白色基调早安少女纯净如水清新写真

   “我说的不对?他有这一天是迟早的事情,又不是他妈,操这么多心做什么?”

   严一诺若有所思,迟早的事情?“是不是早就知道了什么?”

   说着,脑袋里忽然有了记忆。

   他似乎说过,约翰不是好人?

   不过那个时候自己执拗不听劝,也没将徐子靳的话当一回事。

   但有一点,严一诺不认同,最起码对她而言,约翰就是一个好人。

   “不知道。”徐子靳面无表情否认。

   “说谎,其实早就知道了吧?是不是约翰被抓,也知道了?徐子靳,有没有什么办法……”严一诺有些期盼。

   徐子靳无情地打断严一诺的幻想,“没有!”

   冷硬的声音,叫严一诺的笑容一凝,怔怔地看着对面的徐子靳,心里忽然难受得厉害。

   “我只说一句,他做的事犯法的。”徐子靳双手环胸,不咸不淡地扔下这句话。

   她知道,所以在跟他开口之前,严一诺才格外纠结。

   其实她猜到这个答案和结果了,但是被徐子靳亲口说出来,她还是很失落。

   作为朋友,她无法提供任何帮助给约翰,她很愧疚。

   而且,回来约翰金盆洗手,不是意味着他已经改过自新了吗?

   “如果这个案子立案了,之后约翰可能受到什么惩罚?”严一诺小声地问他。

   徐子靳眯了眯眼,果然,她对那个约翰,真是够上心的!

   原本轻松愉快的心情,忽然变了味道。

   心里不爽得厉害,不知道的,还以为严一诺对约翰念念不忘呢。

   “他利用网络漏洞和黑客手段,盗取别人的信息和财产,总额高达数千万美金,说会受到什么惩罚?”

   不会死,但是,却逃不了牢狱之灾。

   具体的涉案金额严一诺完全不知道,而徐子靳说出来,她还是微微吸了口气。

   千万……

   她无法将这个庞大的数目,和笑容一脸灿烂的约翰联系起来。

   “我早就说过,这个约翰不是什么好人,还不信。”徐子靳绷着脸,旧话重提。

   严一诺脑袋里乱糟糟的,而徐子靳现在教训,她也无力反抗。

   “幸好没有跟他结婚,否则……”徐子靳的声音停了下来,哼哼了两声。

   否则她就要步徐利菁的后尘了。

   她们还真是母女,眼光一样差。

   幸好,严一诺被自己拦住了,不然一辈子都赔进去了。

   “别说了。”这话今天她已经听两遍了,这会儿还难受得厉害。

   “这件事就当过去了,要如何处理约翰,那是警察的事。就别咸吃萝卜淡操心了。”徐子靳一脸随意。

   ————

   晚上回到家,不意外徐利菁也问了起来,严一诺没办法,只好如实告知约翰的情况。

   而徐利菁听完之后,大吃一惊,也不敢相信约翰竟然曾经做过那样的事。“怎么会?这真的是太叫人惊讶了。”

   而后,徐利菁又有些后怕。

   如果一诺真的跟约翰结婚了的话,怕是……

   这个后果她不愿意想,而见严一诺一脸难过,徐利菁也不敢跟她说,免得火上浇油。

   “好了一诺,这不是的错,不要自责。我们现在唯一可以做的,就是给约翰请一个好的律师,为他辩护。”徐利菁抱了抱严一诺,安慰她道。

   念在约翰迷途知返的份上,大概会轻判吧?

   母女两都是这么期待的。

   接下来的时间,严一诺一边上班,一边四处打听靠谱的律师,忙得不可开交。

   而在监狱里的约翰得知这一切之后,极为感动。

   不止一次让严一诺别忙活了,但严一诺没有听劝。

   “这是我唯一能为做到的小事,可能不会改变大体的结局,但是约翰,最起码这样可以在某种程度上减轻的刑罚。”

   “谢谢,一诺。”约翰很惭愧,除开谢谢之外,他真的没脸说别的了。

   “不客气。”

   探视的时间又到了,约翰催促她,快点回去。

   “好,那下次见。”

   八月份,艳阳高照,天气极为炎热。

   从警察局出来,严一诺的额头上都出来一层细密的汗珠,站姿树荫下面,依旧无法消暑。

   不看不知道,等严一诺一看时间,才有些后知后觉地隐约记起,明天,似乎是徐子靳的生日?

   其实她很多年没给徐子靳过生日了,也不确定自己记得对还是不对,到底是明天还是后天。

   老太太肯定知道,又或者,母亲也知道。

   但严一诺又不能问,有些脑心挠肺。

   犹豫了一下,严一诺没有选择直接问徐子靳,而是去了商场。

   在一起数个月了,徐子靳不断送花,甚至国内的七夕,他还特地送了她礼物,虽然礼物严一诺不敢拿出来戴,但那种惊喜,也是难以形容的。

   怪不得女人在爱的时候,智商为零,这些甜蜜攻势,确实会叫人偶尔失去理智。

   刚好前天发了工资,不管到底是不是,送给徐子靳一件礼物,总是对的。

   商场里面东西琳琅满目,适合徐子靳的东西其实挺多的,外套,衬衫,手表,袖口……

   严一诺逛了很久,最后选中一条深蓝色的领带。

   导购在旁边笑着介绍,说领带可以拴住爱人的心,严一诺倒是第一次听说,觉得这个礼物,似乎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