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林妙语恨不得立刻将这件事办得妥妥当当,让裴辰阳对自己死心塌地。

这样,他跟赵萌萌就彻底没有机会了。

“既然如此,那就定在十天后吧。这两天内,从被催眠人的身上拿到一件贴身的物品给我,催眠的过程,十天后,就在这条街口的茶馆包厢内进行。”

“好,实在是太感谢了,事成之后必有重谢,我现在先给转一部分的定金。”

听到满意的答案,林妙语喜不自禁,双开的掏出手机,当场给刘沁岚转账。

她只是来了解一下情况,却没有想到事情可以那么顺利。

果然是高人。

“不客气。”

“那我过两天再来,有什么需要我配合的,刘小姐尽管说。”林妙语强忍下心里的激动,脸上还是露出一丝喜色。

数天来,露出的第一个笑容。

她走后,刘沁岚的母亲从屋内出来,“账上转入十万块。”

冰肌玉骨少女沉浸在云朵般雪白的世界里

“嗯,刚才那位林小姐给的定金。”

“又要实施催眠吗?什么时候?”刘母随口问。

“十天后。”

“十天后?不是一个月后吗?”

刘母低着头寻思,十天后的日子普通,若是实施催眠术,效果也不见得多好。

“这位林小姐心急,等不了那么久的时间。”

“既然如此,那就随便吧。”

林妙语带着激动的心情回到家,她的母亲直接迎了上来。

“怎么了?跟辰阳说了吗?”林母已经退休,浑身上下风韵犹存,保养得极好。

“妈,我不打算从辰阳身上入手了,我有别的办法。”

“嗯?可以不从他身上入手?的意思是指他大哥吗?”

“也不是,具体的,等我成功了再告诉吧。”

母女两人为改变现在的格局而努力,心情颇为愉悦地交谈。

林父从房间里出来,听到她们在窃窃私语,手里的书彭的一下发出一阵清脆的响声。

林妙语母女二人吓了一跳,纷纷转身看着他。

“们还没有死心?妙语,裴辰阳摆明了对没有意思了,这样有什么意思?”

“个老头子,怎么说话的?妙语现在容易吗?作为她的父亲,不为她讨回公道也就算了,竟然还说这种话。”

“嫌我说的不好听?我更不好听的话还没说呢,就开始嫌弃了?妙语,裴辰阳给的那两千万就是补偿了,拿着这笔钱,就算这一辈子没有什么作为,也可以过得很好。何必踏入裴家那种地方?”

“老头子这是什么话?两千万比得上裴家吗?嫁入裴家,别说两千万,就是二十亿,妙语都能拿到,到底懂不懂?”

“前提是得有本事嫁入,否则就是痴心妄想。”

林父也是教授,因为裴辰阳的事情闹得家里沸沸扬扬,这些天去哪里都被人指指点点。

归功到底,还不是因为女儿跟裴辰阳的事情。

之前他就不赞成将林妙语嫁入裴家那种高门大户,只不过那时候他没有理由,现在退了婚他女儿竟然还不死心,让林父心里窝火不已。

“爸,就是这么看待我的?放心,我自然有办法嫁入裴家。”林妙语抿着嘴唇,冷声道。

————————

裴辰阳站在阳台上,对面便是赵萌萌的窗户。

为了防备他,赵家动作飞快地给赵萌萌装上防盗网。

而跟她相反,为了接近赵萌萌,裴辰阳上午才叫人将阳台的防盗网给取下。

此刻心里塞得厉害,因为他根本找不到再接近赵萌萌的办法了。

手机给赵萌萌打电话,不出意料,她根本不接。

他烦躁地折回房间,拿了一根烟点上。

裴辰阳按了内线电话,让管家上来。

“盯着赵家的动静,看有没有什么人可以接近赵家。”

“接近赵家?”管家不解。

裴辰阳缓缓吐出一口烟圈,点头:“对,但凡可以进入赵家的渠道,都给我打通了,立刻告诉我。”

“明天会有医生到赵家检查赵小姐的身体,不如先生趁那段时间进去。”管家眸子一亮,提议道。

这倒不失为一个办法,只是他这张脸,一进去就会被认出来。

又不可能全程带着口罩。

“先出去,等我想想。”裴辰阳挥了挥手。

究竟要如何,才能进入赵家?

他低头,目光落在自己的腿上,还一阵阵作痛。

若实要去赵家,这里很可能很快露出破绽。

裴辰阳立马给贺承之打电话:“让们那边最好的骨科医生过来一趟。”

必须以最快的时间,将自己腿上的伤治好,否则出行不便不提,还会给他带来麻烦。

“裴小叔,不是出院了吗?怎么还需要医生?”贺承之故意打趣。

裴辰阳在医院住院的那两天,他也去看过两回,只是都被轰了出来。

现在心里还有气呢,傲娇得不行。

“明知故问。”裴辰阳凝眉。

“怎么办,这会儿都下班了,再者留下来坐诊的医生,可不方便出去。”

故意给裴辰阳设点难关,谁叫他不爱惜自己的腿。

“贺承之!”

“我实话实说啊,要不过来?”贺承之窃笑。

裴辰阳抿着唇,缓缓将电话挂了。

忍着痛下楼,找管家要来那天在医院开的药,以及跌打酒。

狠狠搓膝盖周围的骨头,剧痛之下,还有一丝丝快意。

至于破皮附近的地方,则是上了一点药。

刚刚做完这些,门铃响了。

“先生,是贺承之少爷。”管家回来,跟裴辰阳汇报。

裴辰阳扫了管家一眼,不悦道:“还愣着干嘛?快点去开门,将人请进来。”

他的腿搁在沙发上,裤管挽起在膝盖,空气里还带着一丝跌打酒的味道。

刚进门,贺承之便闻到了。

“这地方还真不错,地段也好,怕是不便宜吧?”贺承之提着一个小箱子走了进来,一边打量别墅的构造。

这还是他第一次来,自然有些好奇。

“以贺少的能力,估计再买十栋这样的别墅也不在话下。”裴辰阳白了他一眼。

“怎么过来了?”他问了一句,依旧坐在沙发上,没有起身相迎。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