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曲潇潇没有想到,风水轮流转会转的这么快。

   事实上,她对裴逸白还来不及做任何伤害,或者是羞辱。

   而裴逸白手上的血,都是他自己弄出来的。

   “放开我!裴逸白,给我放开!”曲潇潇的手被他拧住,一股钻心的痛,让曲潇潇恨不得用眼神杀了裴逸白。

   “早知道在背后阴了我一道,我刚才就该直接杀了。”曲潇潇嘶吼,咆哮,眼眶猩红。

   “可惜,已经没有反击的余地。”

   这么久,裴逸白终于露出一丝笑容。

   只是讥诮,嘲讽的笑罢了。

   “最好祈祷,以后再也没有机会落在我的手里,否则我一定会让生不如死,生不如……”话还没说完,裴逸白捡起地上的绳子,直接将曲潇潇绑住。

   “裴逸白,他-妈放……”她的话还没有说完,裴逸白眼眶猩红,直接捡起地上一条抹布,塞到了曲潇潇的嘴里。

   瞬间,整个世界仿佛安静了下来。

   美少女一只叽粉红格子裙软妹日常写真图片

   曲潇潇瞪大了眼睛,不停想要将抹布吐出来,却被裴逸白止住。

   士可杀不可辱,她在羞辱裴逸白的时候,没有想过这句话。

   现在,却很想将这句话丢给裴逸白。

   当然,她现在也什么都说不出来。

   昨晚这一切,裴逸白没再给曲潇潇一个眼神。

   将她拉到门边,将绳子牢牢地绑在门把上面,并且肯定曲潇潇没有任何工具,可以切断绳子的那种。

   裴逸白浑身松了,紧绷的神经,猛地松开。

   整个人浑身脱力,程大字型往地上一倒,呼吸粗喘。

   这个期间,曲潇潇一直在挣扎,只不过都没有摆脱被绳子绑住的噩梦。

   裴逸白的松懈,不过是维持了半分钟。

   他知道外面还有人,知道宋唯一大概在赶来的路上。

   因此,即便是体力不支,裴逸白也迅速起身。

   曲潇潇的手机就放在桌子上,他走过去,将手上的血胡乱一擦,手顿时干净了许多。

   拨通了那一串熟烂于心的电话,裴逸白的手还在微微发抖。

   基本上,右手的五个手指,没有一个是完好的。

   “嘟嘟嘟”

   手机一直响了好几下,可是都没有被宋唯一接通。

   裴逸白极力保持着镇定,但手指却忍不住收拢。

   “最好祈祷宋唯一没事,否则,曲潇潇,我会让十倍偿还。”

   临走之前,裴逸白扭头,冷冷看了她一眼。

   她的挣扎瞬间一停,然后又恢复了挑衅的神色。

   裴逸白拿着手机,歪歪扭扭地朝着门口走去。

   宋唯一没有接到裴逸白的电话,是因为一出电梯门,就跟曲潇潇安排的人对上了。

   当时太急,宋唯一几乎是没有防备。

   被那个男人,直接抓住了双手,反剪到了身后。

   这一切做完,宋唯一才隐约的回过神来。

   这个人,她不认识。

   但是不需要用大脑想,也知道这个人是谁安排的了。

   曲潇潇……

   宋唯一的心里一沉,故作配合着对方,装出自己是一个普通人,什么都不会,被他完全掌控的错觉。

   等他们从电梯里面出来,走了几步。

   她明显的感觉到,那个男人的警惕心,比刚才的弱了。

   宋唯一才借着这个机会,朝着男人最致命的地方踢过去。

   这个回旋踢,来得出其不意,男人差点被宋唯一踢到了。

   不过,是差点!而不是已经踢到了。

   “竟然还是个练家子?”男人脸色铁青,瞪着宋唯一,眼里闪过浓浓的怒火。

   宋唯一沉默以对,直接对他发起了进攻。

   不进攻的话,他也会扑过来,一样的结果。

   要找到裴逸白,必须先从这里过关。

   她不敢掉以轻心,一招一式,都格外小心。

   直到曲潇潇的电话打过来。

   手机从口袋里飞了出去,直接掉到了地上。

   就这么,错过了裴逸白的电话。

   “受死吧!看招!”男人咆哮着,使出全身的力气,朝着宋唯一冲过来。

   而宋唯一,终究不是一个男人的对手。

   在抵死对抗,实际上却节节败退,露出败像。

   直到,被男人制服。

   “呵呵,小娘们,看不出来长得漂亮,还是一个有刺的玫瑰。”男人语言轻佻,朝着宋唯一的脸吹气。

   “松手!”

   “松手?我可是在这里,等候很久了。走吧,女人。”

   “为曲潇潇卖命?跟她这是在绑架,甚至是谋杀!被警察抓到了,轻则坐牢,重则死刑,这些不知道么?不就是为了钱?我可以给更多,比曲潇潇给的多十倍,只有一个要求,放了我。”

   宋唯一心里窝火,但是面对这个束手无策的局面,她只能动嘴皮子。

   “闭嘴,太吵了。”

   “我说的是真的,我老公是裴逸白。裴家,知道吧?什么都缺,唯一不缺的就是钱。只要放了我,我可以给很多钱。”宋唯一有些着急了,自己被他半拽半拖着往前。

   “以为我会相信这种鬼话?我劝,省点口水吧。自由了,第一个就是带着警察抓我,还给我钱,天真。”男人嗤笑,看着宋唯一白皙细腻的脸,喉咙滚了滚。

   长得真是漂亮,果然是有钱人家的老婆。

   男人明显的对宋唯一有了兴趣,不过他也知道不能耽误曲潇潇的大事,因此很理智地拽着她的手往前走。

   而从曲潇潇的房子里出来的裴逸白,直接看到了这一幕。

   他原本要往前的脚步,顿时停下。

   怪不得没有接他的电话……

   事情比他想象中的还要糟糕。

   折回去,房子的门已经上锁,压根不能进去。

   他的身体往角落里一藏,那个抓着宋唯一的人,则是朝着他的方向走来。

   裴逸白在默数着,在看到地上的倒影时,从里面出来,对着男人的双腿一绊。

   他则是趁机抓住宋唯一的手,避免了她也被扑倒的命运。

   “啊……”宋唯一下意识的喊了一声。

   抬眼,却看到紧盯着她的裴逸白。“裴逸白,没事吧?”宋唯一震惊地看着面前的男人。

   他的手里,是裴逸白顺手抽出来的晾衣杆,“没事。”

   “的手,全都是血。”宋唯一颤抖着尖叫。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