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红日宫,还想让他寸步难行?

风燎面无表情,“拿出你最大的实力,出手吧。”

给他个机会,免得让人觉得他欺负人。

“你!”见风燎丝毫不给面子,红日宫长老气闷之际,眸底滑过一道狠辣的光。

手中蓄力已久的最强一击以一种刁钻的角度向风燎打去。

严轮以及其他红日宫子弟,像是得到了同样的命令,聚力合击,打算出其不意。

风燎像是没反应过来般还站在原地。

红日宫的那名长老心中微微一松。

这个男人刚才给他一种十分危险的感觉。

所以,他出手没有一丝留手,甚至还不惜颜面以特别的传音之法让严轮他们和他一起攻击,就是力求——一击必杀。

耀眼的光芒几乎要将风燎吞没。

云海等人心脏提到了嗓子眼里!

等待王子的美女

就算相信自己的实力,可是在这么多攻击下避也不避,这未免也太自大了吧?!

自大可是要命的!

帝九阙却是神色淡淡,从容淡定。

若风燎连这点小场面都应付不了,也不够格呆在他身边。

另一边云轻言也丝毫不着急,虽然不知道风燎的修为,但云轻言心底对他的境界隐约还是有猜测的。

“唰!”剧烈的狂风忽然以风燎为中心涌起!

“嗷呜!”数十匹高大威武的疾风苍狼撕破耀眼的白光,化成数道风线,向红日宫的人扑咬而去!

风狼迅速缠绕住红日宫众人,几乎没有什么厮杀的过程,就这样一扑一咬,狂暴霸道的风元素就将人绞杀干净。

不管是五阶神皇的红日宫长老,还是修为普通的上神,在风狼嘴下,都宛如一只只蝼蚁,一视同仁!

战斗结束得很快,快得让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云海等人提起的心脏还未来得及呆半刻便落了下去,像是坐过车一样,刺激得他们直喘息。

“啪嚓!”严轮的方向,一道不知道是什么的玉牌碎裂,乳白色的光芒一晃而过,向天际直冲飞去。

毕竟是红日宫的分殿圣子,红日宫在灵川领的代言人,虽然身份不及主殿的圣子尊贵,但该有的身份玉牌还是有的。

在每一名记录在册的圣子身上,都有这样的一枚玉牌,若主人身死玉牌破碎,会将主人死前最后一幕已经最仇恨的人记录在案,传回红日宫内,方便红日宫的人报仇,维护威严。

风燎扫了一眼那白光,刚欲伸手拦截。

“让它去。”稚嫩却冷酷的声音。

风燎险险地收回手,目光触及帝九阙紧绷的小脸上冷酷冰寒的表情时,心底默默为红日宫捏了把汗。

看样子,尊上这是还没有打算放过红日宫啊!

让玉牌信息飞回去,只怕是要找事!

多少年没有人让尊上这么生气了?红日宫也是有本事!

“完了……完了!”在大家都暗暗松了一口气时,云胡却颓丧地坐在地上,目光无神而沮丧。

他们先杀了红日宫尊贵的驯兽师,然后杀了他们的圣子以及长老!

这么大的罪过!红日宫一定会不死不休的!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

Tagged